台“中研院长”涉贪滞美不归
2016-04-02 09:56:13
  • 0
  • 1
  • 1

自台湾浩鼎生技临床试验失效,股票大跌,台“中研院长”翁启惠和“总统当选人”蔡英文站台后,台媒陆续挖出蔡英文亲哥是浩鼎第五大股东,翁启惠女儿是浩鼎第十大股东,并在浩鼎股票大跌前高价卖出,检方已介入调查是否涉及内线交易,浩鼎案之火越燃越旺。

台“中研院长”翁启惠因女儿持有浩鼎生技股票,被要求31日返台说明,随即翁启惠以“健康因素”为理由,先是29日致电向马英九请辞,第二天又提出书面辞呈,遭马英九两度否决。

翁启惠与蔡英文“关系匪浅”,2015年“大选”期间,即传出翁在蔡英文“‘副总统’候选人”的名单,其副手陈建仁,便是由翁启惠与前“中研院长”李远哲推荐。2006年,蔡英文担任“行政院副院长”时,两人合力促成“生技医药产业发展条例”立法。蔡英文今年展开产业之旅的第一站,正是两人共同努力过的“医药生技产业”。国民党前“立委”邱毅形容,翁启惠与蔡英文之间的利益关系,相当于当年的黄芳彦与陈水扁。

涉贪滞美

今年2月,蔡英文、陈建仁(右一)到台湾南港软件园区参访生技医药产业,和生技医疗产业策进会会长陈维昭(左二)、总顾问翁启惠(左一)致意。

翁女儿被爆持有浩鼎股票 低价买进大跌前卖出

据《中国时报》报道,被翁启惠称为“穷画家”的女儿翁郁琇,3月23日被台湾《壹周刊》爆料2014年还名列浩鼎第10大股东,当年以低价大量买进浩鼎股票获取暴利,被质疑股票来源。人在美国的翁启惠声明,女儿是以父母赠与所得与积蓄,认购浩鼎股票。

涉贪滞美

翁启惠之前称为穷画家的女儿被爆出是浩鼎大股东(图片来自台媒)

《壹周刊》3月30日再度披露,追查发现,翁郁琇不仅在浩鼎90元新台币挂牌的前一周,以31元承购3000张浩鼎股票(台湾股票一张指1000股——观察者网注),更在浩鼎收到解盲失败报告同一天,也就是2月19日,“神准”的以681元的高价出脱10张持股。2天后,浩鼎才举行记者会对外宣布,隔天起连4天跌停,至今已跌破400元,几乎腰斩。翁郁琇几乎是卖在波段最高点,至少有681万元进帐,与4天后的股价相比,多赚200多万元。对于相关疑点,翁启惠及浩鼎生技始终说不清,检调和“监察院”正追查是否涉内线交易。

更让人大跌眼镜的是,翁启惠解释称,女儿是因心痛阿姨因乳腺癌不幸去世,才决定利用父母赠与所得及历年积蓄认购,支持乳腺癌治疗性疫苗研发。

涉贪滞美

浩鼎大股东构成(图片来自《联合报》)

电话书面两度请辞 均遭马英九拒绝

为了解翁启惠女儿持有浩鼎股票真相,“立法教育及文化委员会”原本排订31日由翁启惠出席说明浩鼎股票状况,消息传出后,翁启惠随即向马英九请辞。

“总统府发言人”陈以信30日证实,翁启惠先在29日傍晚于美国以“健康因素”为由,致电马英九表达希望请辞“中研院长”职务,马英九在电话中并未同意,并强调希望翁启惠尽快返台说明,回应外界疑虑,以维护“中研院”声誉。

据了解,两人在电话中谈了10几分钟,对马要求返国,翁启惠在电话中表明,他在圣地亚哥的医生要求,因为健康情况无法负荷,不准他搭飞机,所以他无法返台,希望能准予他请辞“中研院长”职位,但马英九明确表示不准,强调“浩鼎案”是全台关注的事,“不能用打电话的方式说辞就辞”,并劝他“好好再想一想”,早日返台说明。

但翁启惠30日上午二度以越洋传真方式向马英九请辞,马英九收到传真辞呈后,立即指示“总统府秘书长”曾永权与“中研院”联系,了解翁启惠是否请假不出席“立法院”的报告,结果发现,翁启惠已经要求“中研院代理院长”王汎森代为赴“立院”出席委员会备询。

陈以信表示,对翁启惠的书面辞呈,马英九仍未同意,并已在辞呈上批示:“‘中研院’为‘我国’最高学术研究机关,其院长之进退,事关重大。请翁‘院长’尽速‘回国’向本人及‘立法院’报告后再予处理,以维护‘中研院’之声誉,并避免外界误解。”

由于“中研院长”一职地位较高,其职务必须由台“总统”任免,“总统府官员”表示,马英九希望透过“立法院”报告等方式,能让外界了解翁启惠与浩鼎之间的关联,不愿意“随随便便”就决定辞呈,也希望借此促使翁启惠必须回台面对,不能一直待在美国隔空喊话。

此外,翁启惠三月中旬飞往以色列领奖,后又飞往美国,以健康为由称“无法搭机返台”令人无法接受。

今日,翁启惠在以色列长达1小时的演讲视频曝光,从视频来看,翁启惠大部分时间都是站在台上演说,气色与身体状态都与向马英九“告病”的状况有出入。连民进党“立委”们也质疑,翁启惠能从以色列飞往美国,却以“健康因素”暂拒返台,极其不合理。

涉贪滞美

翁启惠以色列演讲视频截图

陈以信31日晚间表示,“中研院长”翁启惠31日发信给院内同仁,表示待事务处理妥善后,将尽快回台说明,“总统府”对此表示肯定。

翁启惠在发给院内同仁的信中也写道,“近日因个人事物引发社会诸多评论,冲击本院声誉,本人深感不安。因人在‘国外’,加上身体不适,无法赶上3月31日赴‘立院’业务报告。待‘国外’事务处理妥善,将尽快‘回国’说明。“

据台《中国时报》报道,一位不具名的民进党“立委”表示,目前翁启惠涉嫌内线交易,一旦回国,恐怕会被检调约谈,甚至限制出境,猜测翁启惠背后有高人指点,让拥有美国籍的她先借由“健康因素”滞留美国,再决定下一步该怎么走。

蔡英文、翁启惠的利益关系 邱毅形容:就是阿扁和黄芳彦

今年2月,浩鼎乳腺癌用药解盲失败、股价暴跌时,“中研院长”翁启惠出面为浩鼎背书,称“非常高兴试验成功,起码不算失败”。蔡英文23日“产业之旅”见到浩鼎董事长时鼓励称“你们要加油”。蔡英文、翁启惠与浩鼎之间的复杂关系也随之被一并挖出。

翁启惠与蔡英文“关系匪浅”,对于即将上台的绿营来说,翁启惠的学者身份本来是加分项,如今翁启惠涉内线交易,成为烫手山芋,民进党也忙着与之切割。蔡英文31日上午被媒体问到有关翁启惠之事时,微笑挥手未发一语。

涉贪滞美

蔡英文与翁启惠

民进党31日才由阮昭雄代为回应,指出翁启惠有责任出面说明,厘清各项疑点,不该回避。

阮昭雄说,这不仅是个人的名誉问题,更是整个社会对于“中研院”信任的重大挑战。所以,民进党呼吁,翁院长应该尽速向社会完整交代,以维护“国家”学术机构的名誉。

翁启惠与民进党渊源深厚,是台湾前“总统”陈水扁于台湾史上第一个同意双重“国籍”的“中研院长”。

2006年,蔡英文担任“行政院副院长”时,便与“中研院长”翁启惠交情友好,两人合力促成“生技医药产业发展条例”立法。蔡英文今年展开产业之旅的第一站,正是两人共同努力过的“医药生技产业”,而翁启惠于今年10月卸任,正好在蔡英文任内,据台媒指出,可能协请出任南港生技发展园区。

2015年“大选”期间,甚至传出是蔡英文“副总统候选人”的口袋名单,其副手陈建仁,便是由翁启惠与前“中研院长”李远哲推荐。

据观察者网专栏作者周远游梳理,当年的“宇昌案”,翁启惠就主要参与人:

2006年,朱立伦的岳父高育仁觉得美国一家公司的艾滋病用药不错,向执政的民进党政府申请“国家基金”补助。2007年初,民进党政府在“中研院长”翁启惠主导下,否决了申请。

同样是2006年,翁启惠找了好朋友也是国际艾滋病专家何大一等人,决定收购这种药,并且申请国家基金补助,最后成立了宇昌公司,何大一拿了技术股1.5亿元。时任“行政院副院长”的蔡英文批准了宇昌的申请。

2007年,蔡英文从“行政院”卸任,随即以家族资金1.32亿入股宇昌,每股成本10元。

观察者网此前报道“浩鼎案”时曾也指出,从宇昌到浩鼎,足见翁启惠、蔡家和蔡英文,在生物技术界互动之绵密。翁启惠因专业与“宇昌案”的患难交情,备受蔡敬重。

蔡英文、翁启惠的利益关系 邱毅形容:就是陈水扁和黄芳彦

国民党前“立委”邱毅31日以“翁启惠与蔡英文,就是黄芳彦与陈水扁“为题在脸书贴文指出,翁启惠的女儿在浩鼎解盲前夕与解盲失败当日,因提早有了内线消息,得以高价卖股。现在证明替下单的人就是翁启惠,这对父女内线交易的刑责应该也逃不掉了。

邱毅接着表示,问题是,翁氏父女的犯罪模式是复制于何人?谁可能在这场金权诈骗游戏中获利更多?“有点头脑的朋友很快会想到蔡英文和她的兄嫂”。

“我当年追查阿扁夫妻贪污受贿洗钱案,发现最关键人物就是黄芳彦”,邱毅指出,逮着黄芳彦,陈水扁夫妻的犯罪真相就全部揭露。当时黄芳彦逃亡到美国,被通缉至今仍滞美不归。回想黄芳彦与陈水扁的往事,翁启惠与蔡英文的连结就清楚了。

翁启惠行踪成谜 豪宅家具打包

据《联合报》报道,翁启惠位于美国加利福尼亚州的豪宅,门口不见车辆,屋内家具也都已用塑胶膜打包整齐,似乎有搬家的打算。

涉贪滞美

翁启惠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州的豪宅

隔壁的维修人员表示,平时固定会来工作,经常见到该宅邸有华人驾车进出,“但奇怪的是,自一个星期多前,这户人家好像消失了,不清楚去了哪里”。

记者透过窗户往屋内看,家具多已被塑胶膜打包放置于角落,厨房内空无一物,基本烹饪所需物品已被清空。同时,未见零散生活用品及打包的箱子,后院内也不见换穿的拖鞋。泳池旁的躺椅,皆已被折叠收起,但池水仍很清澈干净,可看出仍有定时维护。

台媒评论:翁启惠创下多个“第一”

台湾《中国时报》31日发表评论文章《谁来替翁启惠解盲?》,指出浩鼎案爆发至今,翁启惠已创下多个“第一”的记录。

报道称,翁启惠虽然信誓旦旦自已没有一张浩鼎股票,但他难道忘了,他曾以巨资协助女儿买下足以成为浩鼎十大股东的股票?他难道从不认为,这已违反了利益回避原则?这个盲点,让他成为第一个踩到利益回避雷区,卷入炒股风暴的“中研院长”。

任何一个机构、企业负责人或政府官员,一旦碰到浩鼎案这种涉及内线交易、个人操守疑云的重大危机,即使第一时间规避否认,但若火愈烧愈大,到了危及个人形象信誉的程度,一定会出面澄清,捍卫清白。但翁启惠反其道而行,他竟然选择了自动请辞。难道他看不出来,这个选择,会让“落跑院长”四个字成为他的定论,一辈子拿不下来?这个盲点,成就了他的第二个“第一”:未到任期就自动请辞的“中研院长”。

翁启惠不但请辞躲避,他还称病滞美不归,这是最大的下下策。他对“中研院”形象造成的伤害,有目共睹,种种围绕在他个人身上的疑云也未解,但他撒手一丢,一概不管。因为归期未定,连到“立法院”报告都自动免除。他难道不知道这是十足的藐视“国会”,规避监督?这个盲点,使他亲手颁发了另一个“第一”给自己:第一个被“立法院”、不分蓝绿,一致通过严厉谴责的“中研院长”。

事实上,他的“第一”还不只此。不要忘了,当年,陈水扁政府为他开特例,修改“国籍法”,让他成为第一个拥有美国与“中华民国籍”的“双重国籍”“中研院长”。当时的理由是,科技单位主管无涉“国家”机密,且在全球化浪潮下,为延揽人才,不必再用“国籍法”、忠诚度等问题,自我设限。岂知,“双重国籍:的方便,如今可能成为翁启惠“弃责潜逃”的方便之门。

评论强调,翁启惠还有一个更大的盲点,他难道看不见,浩鼎案不只是他个人最大诚信风暴,台“中研院”整体学术尊严也因他而跟着重挫,身为尚未正式解职的院长,翁启惠能没有一丝良心反省?他又如何面对院内所有努力不懈、钻研学术、替“中研院”塑造出目前崇高学术地位的研院人员?

涉贪滞美

“中研院”有研究员在办公室布告栏张贴翁启惠女儿是浩鼎大股东等多篇剪报,甚至和浩鼎董事长张念慈在布告栏上打起“笔战”。

台《联合报》评论指出,翁启惠请辞未准,马英九政府一可要求翁启惠回台说明、二可推看守期间不宜处理人事,句句在理。浩鼎案争议势必还将延烧,民进党若只想切割筑防火墙,恐怕这股火势不会轻易熄灭,一再用政治手段做政治处理,恐怕蔡英文政府尚未上台,政治后座力已经先来。


最新文章
相关阅读